18万元“分手”费,东京请你离开

18万元“分手”费,东京请你离开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你想拿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4万元),然后离开东京吗?

近日,NHK新闻显示,为纠正东京人口极端集中现象,政府出台政策,鼓励人们从东京23区移居。而这些移居到其他地方就业的人,可最高获得300万日元,约合18.4万元人民币补助。该政策决定从明年开始实施。

新闻一出,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毕竟,在各地都在想拿“真金白银”请人来的当下,花钱请人走的城市并不多。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1

首先,需要明确三个概念,东京23区、东京都和东京首都圈(又可称为东京圈、首都圈)。

东京都,就是我们平常理解的东京这个城市。

东京23区是东京都其最繁华的地区,面积623平方千米,可以简单理解为我们说的“市区”。

东京首都圈由东京都+周边7县组成,包括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群马县、枥木县、茨城县和山梨县。这类似于,最近上海拉来周边7个地市“建群”,建设上海都市圈的概念。

此次日本政策鼓励市民搬离的地域,是东京,核心区域——东京23区。除去给移居的居民提供补助外,日本政府还希望补贴跳槽到地方中小企业的人员,每位 30 万日元(约人民币 1.8 万元),目的是弥补地区中小企业人手不足。

官方表示,这项政策的目的,是为了支持担心移居费用而犹豫不定的年轻人顺利移居,以此抑制人口集中于东京。

对此,据日本媒体报道,确有日本民众认为费用是移居的阻碍之一。

“搬家费、入住新房子的费用、为了跳槽到当地进行面谈的费用……单身的话可以勉强承担,如果是整个家庭,会花费更多费用。”

“如果能得到这么多补助金的话……”具体的研究移居路线的人可能会增加吧。

但也有人认为,鼓励人们从东京到其他地方,最重要的是让那些地方更适合居住,而并非补贴搬家费用。

“在东京其实也有人口稀少的地方。那些小镇和村庄的人口在持续减少,在那里还能买到300~400万日元的二手房。虽然住宅便宜,但在市中心上班很困难。因为没有工作的地方年轻人就会离开,这又促使着当地高龄化。这些问题很难用300万日元解决吧。而这是一个更根本的问题。”

东京之所以让人离不开,也是因为日本许多企业总部、就业机会、教育资源、重要政府机构等都集中于此,尤其是作为核心的东京23区。

《机遇与谋划:东京名城崛起》一书指出,东京之所以“聚人”,包括以下三点:

  • 一是产业结构,这是吸引人才的主要原因。东京主导产业——出版印刷、影音制作以及精密仪器制造业等,多为创意产业,偏好有专长和创新意识的人群。

  • 二是高校众多,聚集大量以就学人才为主的流人人口。尽管政府也实施了学校、研究机构分散政策,但东京髙等学校的拥有率是最髙的。

  • 三是东京在金融保险业、餐饮娱乐业、交通运输业、零售业等服务业上,表现也很强势。而这些产业对于人才吸纳力很强。据统计,这些产业流入人口占净流入总人口的60%。

18万元“分手”费,东京请你离开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2

事实上,这已不是日本政府第一次出手解决东京生产要素过度集聚的问题。

从1955年开始,日本先后制定五次首都圈建设规划,每次规划以十年为维度,在全国国土综合开发计划大框架下进行。换句话说,就是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进行。

这五次规划,都不同层面地提到疏解东京(尤其是东京核心区域)部分功能的措施。

1955年颁布的《第一次首都圈建设规划》,提出限制东京无限扩张的构想,以解决产业和人口向东京过度聚集。其中一项具体措施是,以10~15公里区域为城市建成区,将外围8~10公里地区规划为绿带,以限制城市扩张。在绿带之外,再建新的工业城市。

不过,彼时正是东京经济高速增长期,20世纪50~70年代,在距离东京中心城区30公里附近的区域内,开发建设面积超过1000公顷的新城有8个之多。自然地,随着人口聚集带来土地收益增长,这个计划遭到土地所有者强烈反对,从而泡汤。

1965年出台的《第二次首都圈建设规划》,提出以东京南三县和北四县作为首都圈外围,这可以简单理解为,东京拉了七位“小伙伴”入群,以疏散东京部分功能。

接着,1976年,《第三次首都圈建设规划》又提出“均衡发展”。到现在,东京首都圈仍是“1+7”格局。

经过三次规划实施,人口已经从东京中心区域向郊区蔓延,东京周边50公里内的区域都被带动发展起来。

从人口集聚程度可以看出——资料显示,1965~1975十年间,首都圈人口增长髙峰是东京周边30~40公里;1975~1985年,首都圈人口增长扩展到东京周边40~50公里区域。

其后,1986年《第四次首都圈建设规划》、1999年《第五次首都圈建设规划》,主要将东京首都圈一极集中的格局改变为多圈多核型大都市圈,并进一步建立城市之间功能分散与合作交流并行的“分散型网络构造”。简单来说,就是这二十年间,日本将首都圈从单核中心向多核中心推进,从圈层结构向网络结构演变。

回顾60多年,我们既可以将它看作东京中心区域功能不断疏解至整个首都圈的历程,又可以将它看作整个首都圈以东京中心区为原点,不断扩散、分衍、繁荣的过程。它以更优的城市布局,不断聚集外部人口、外部产业。

早在2010年,东京首都圈经济生产总值就占到日本全国三分之一,人口达到全国人口的27.8%,约3561万人。

但硬币总有两面。当巨型城市群东京圈越长越大,其他地方难免日渐“凋零”。为此,日本提出了“地方复兴”计划。

这次日本政府再次加码疏解东京23区人口,也是希望大家可以“走出去”,有了人,“复兴”才有望。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笔“分手费”究竟有多少人会笑纳,还有待时间检验。而且,即使离开最繁华的地区,是否能走到首都圈以外?毕竟,人口不是规划中冰冷的数字,而是一个个自主的个体。

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