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迎来“孤独死社会”,1000万人面临孤独死

【观察者网风闻社区原创 转载请联系授权 文/Leo_iKa】

谁都不会看到,一个人孤独地在房间中死去,这种被称为“孤独死”的死法现在每年都会发生在3万日本人的身上。换算一下,这就相当于一天有大约82人、一小时超过3人死于孤独死。面临孤独死的日本人有1000万,这意味着日本已经迈入了“孤独死社会”。孤独死,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现代日本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

日本迎来“孤独死社会”,1000万人面临孤独死

清理孤独死者房间的特殊从业人员

死后半年都没被发现

根据日本《东洋财经周刊》的文章,日本千叶县,居住在某公寓的60岁男性孤独死了半年多的时间一直没被发现。男性身边,狗和猫共7只也一起死亡了。

死后半年都没被发现,这或许会被认为是个十分特殊的案例,但是现代日本社会中,像这样的高度绝热和闭气性极高的高级公寓中,只要没人来拜访,遗体长时间无人察觉的情况并不是不可能发生。被长时间置之不理的遗体,据说被发现时变得十分可怖,收购下这间房的不动产商人员因为其中的臭味都晕倒了。

这名男性据调查一直是单身一个人居住。没有工作,靠着父母的遗产生活,银行账户中仍有2000万左右的存款,经济上并没有任何拮据的情况。

但是问题在于,他几乎没有和邻居或者亲戚交往,也就是说几乎没有什么人际关系,这就导致了他最终迎来了孤独死的结局。

记者来到了该男性居住的3DK(有三个房间)的公寓,公寓正门附近到处都是欧洲风的黑色路灯,公寓外墙被刷成奶白色,这种厚重的外观透露出这间公寓是属于高级公寓的一份子。

站在男性房间之外,打开门室内的温暖迎面扑来,明明是寒冬房间内的空气却有种生生的味道,用力吸口气,可以闻到微甜的腐臭味。房间中和灰尘交织在一起的热气,带着一股异样的臭味飘浮在空气中。询问房产的相关专家才得知,这种事情发生后,想一回就完全除去遗体的臭味是不可能的。

遗体被长时间放置的话,房间会被这种臭味浸透,想要完全消除很难。

在客餐厅里,地板上附着着一些白色和灰色的毛,毛上还有褐色的块状物体残留着。这些来自于和孤独死的男性一起死去的宠物们。

日本迎来“孤独死社会”,1000万人面临孤独死

所谓的自我放纵导致的“垃圾房”

成为孤独死的牺牲品的宠物们

男性饲养的猫们,直到最后还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最终迎来了死亡。令人奇怪的是,原本并没有和狗一起的关在餐厅的笼子里的猫们,最后却被发现和狗一起死在了笼子里,或许是因为最后的时刻想要和狗们一起互相依偎的缘故吧。水和食物都没有,痛苦地挨饿,这肯定不是它们的主人所希望看到的。

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竭尽全力饲养宠物的人,被称为Animal Hoarder(即“动物囤积者”),在美国这也是个社会性问题。其中,Hoarder的意思是垃圾和物品都不愿意扔的,喜欢收集东西有着收集癖好的人群。在世界上,许多因为不愿意丢东西而最终住在垃圾一般的房子里的人经常受到关注,但那些收集宠物超过自己能够照顾的极限的人,动物囤积者们的存在,也逐渐成为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实际上,在特殊清扫(指清扫孤独死人群的房间)的现场,经常可以找到大量宠物的遗体。在不卫生的环境中饲养过多的宠物,这样的孤独死者超过总体的80%。这种现象其实是自我放纵的一种。像之前提到的垃圾房间这样有代表性的自我放纵的情况,又被成为慢性自杀。当然,这里面也有比如这个男性这样被孤立的问题存在。透过邮筒中的信件,我们可以一窥这名男性与他人联系的情况,基本上寄给他的信只有动物医院、市水利局等的催促缴费的单子。

这名男性的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一个正在步入孤独死大国的典型。这名男性就是这样,因为从周围孤立出来最终孤独死,这样的情况绝对不在少数。

2015年的日本高龄社会白皮书中这样写道,60岁以上的高龄者们每天交流的人,超过了整体的9成。但是,独居的人群中,大约3成的男性和2成的女性,2至3日间与他人的对话频率在一次以下。和邻居的关系的调查中,“几乎没什么交往”,这样回答的女性仅占总人数的6.6%,然而男性的比例却异常地高,为17.4%。也就是说,60岁以上独居的男性几乎和附近的邻居或其他人没有什么交流,能够依赖的人几乎不存在,这就是现实。

怀抱着孤独死的不安的人,不只有高龄者而已。宽裕世代、团块青年世代们(指战后日本的婴儿出生潮造成的一次人口高峰),一生不结婚的概率十分高,这样的未来蓝图必然导致孤独死的不安。实际上,他们自己也经常把“将来或许会孤独死”这样的充满不安的话挂在嘴边。

引起这样的孤独死的原因,事实上早就有民间机构开始研究了,并得出了每年3万人死于孤独死的数据。Nissei基础研究所的前田展弘研究员们在2014年发表了这样的研究成果:“关于长寿时代的孤立预防的综合研究--面向孤立死3万人的时代”。

日本迎来“孤独死社会”,1000万人面临孤独死

2017年统计的独身者在家里死亡的人数和男女比例图

宽裕世代和团块青年世代的人们是面临危险的下一批人

根据研究,日本全国的宽裕世代人群约有66万人,而团块青年世代的人们约有105万人,团块世代33万人,75岁以上人群约有36万人,这些人都将面临社会性孤立的状况。

从数字上来看,事实上孤独死并不仅仅是高龄者的问题。应该说,后来的这些正在步入高龄的人们,也就是现在30岁至40岁的这些人,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按照这样的思路,上述的这几个世代都是面临危险的人群,他们的总计可达到240万人。然而,这些人群的区别方法大致是用年龄来分割,因此之间仍有一些没有被计算的人群存在。按照Nissei研究所的进一步计算,事实上大约有1000万日本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被孤立。

如果把这个数字作为面临孤独死问题的人群总数的话,日本不得不面对成为“孤独死大国”这样的黑暗的未来。

前田研究员认为,孤独死的第一个阶段,也就是在“孤立”的这个阶段中,人们需要紧紧握住“缘”这个关键,这个缘可以是血缘,也可以是公司同事的关系,或者是和地方的人们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因为兴趣走到一起的人们的缘分。如果这些缘分被割断了,那么人们在老后面临孤独死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研究调查显示,日本社会之所以人们被孤立的风险如此之高,是因为单身者、打工者和无业这样的人的比例异常之高的缘故。那些打工者的收入和工作地点无法安定,人际关系也不断在流动,因此极为容易与他人切断联系,从而面临很高的孤立的风险。除此以外,还有部分宽裕世代出生的日本人,他们与父母同居的情况十分常见,即使到了一定年龄仍然与父母同居,当父母过世后,他们面临的孤立的风险也很高。

实际上,长时间以来之所以日本还没有真正迈入孤独死的社会,是因为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让这个时间不断延后,但现在再也逃不掉,孤独死已经来临。每年3万人孤独死,这不过是“大量孤独死时代”的序章罢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