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人是谁? 巴菲特股东大会全梳理: 错过谷歌是巨大失误 每几年都会写遗嘱

编辑:小V 张富贵

美东时间5月4日周六,巴菲特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又一次在美国中部小城奥马哈举行,至少有3万名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参与此次大会。

自巴菲特于1965年接手伯克希尔以来,该公司股价由每股19美元飙升至上周五收盘的321000美元,让数百名早期投资者受益成为了百万甚至是亿万富翁。

三分钟看完股神十大金句

今年股东大会最值得关注的问题主要包括:巴菲特的继任者、股票回购、巴菲特对大规模投资的看法、以及他将如何处理伯克希尔超过1100亿美元的现金。

在正式开始回答股东提问前,巴菲特介绍了公司刚刚发布的一季报的情况,盈利超预期。

伯克希尔公司一季度总利润216.6亿美元,高于2018年同期的净亏损11.4亿美元;2018年同期为净亏损0.46美元。运营利润55.6亿美元,同比增长5%。(但业绩报告不包括卡夫亨氏带来的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七个多小时的股东会上,巴菲特和芒格回答了58个问题。今年,两位老人也面临了50个犀利提问,以下是重要内容节选:

关于候选接班人

有投资者问巴菲特,接班人计划是什么?是否考虑邀请伯克希尔两位副董事长和两位投资经理也来主持股东大会?

巴菲特表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因为巴菲特和芒格两个人主持的形式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去年刚提拔的两位副董事长Ajit Jain 和Greg Abel适合来参与主持股东大会,即四个人在台上回答问题,但两位投资经理不能回答有关投资的问题,因为伯克希尔不应给出投资建议,投资都是自营业务。

早在2018年1月,巴菲特提拔了两名高管——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和阿吉特吉恩(Ajit Jain)担任伯克希尔董事会成员。

巴菲特在随后的提问环节,就将其中一个问题交给了负责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阿吉特·贾恩(Ajit Jain)来回答。这也是候选接班人首次在股东会现场回答股东提问。阿吉特是巴菲特的两位潜在首席执行官接班人之一,很少公开讲话。而业务在伯克希尔中是最值钱的,有1200多亿美元的浮存金。

接班人是谁? 巴菲特股东大会全梳理: 错过谷歌是巨大失误 每几年都会写遗嘱

或许是为了平衡接班人猜测,当股东问到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如何通过投资获得增长的问题时,巴菲特邀请了另一位候选接班人,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回答了这一问题。

关于股票回购

对于回购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问题,巴菲特表示,我们是不是有1000亿甚至2000亿,回购股票的方式都不会有什么不同。我们会在股票价格低于内在价值保守估值时回购股票。(巴菲特表示这个区间10%左右)。但是现在没有在任何季度要做这样的一笔收购,因为前提必须是对股东有益处。

巴菲特还表示,我们会在B类股上花更多的钱,因为B类股的交易量相当高。

为何对富国银行丑闻保持相对沉默?

巴菲特:我看到了一些报告,富国银行伪造了大量账户。他们作出了错误的选择,激励了错误的行为。我想所有的资产都要被检查,所有银行业也要这么做。根据FDIC的规则,如果你们滥用职权或者这些规则,可能都要付出自己的代价。

关于运输行业投资考虑

巴菲特表示,当你去看我们交通运行的情况,比如每英里多少吨的单位衡量,铁路是美国运输的40%。当然我们没有谈当地运输,我们谈的是长途运输,铁路占到40%。BNSF在每英里吨量的效率上比任何公司都要高,每10公里每吨的运输我们占到全美的15%,如果再考虑公铁联运和车的话,长途其实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自己的政治观念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它54年的历史当中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在以后做任何的“政治现金”,不会对任何总统的候选人做政治现金,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巴菲特表示,我的个人主张都是我个人的意见,不代表伯克希尔。我确实是有募集一些资金去支持某些竞选人的。我不希望过多的金钱用于这种竞选和政治的活动当中,但毫无疑问政治确实是受到很多金钱的影响。

作为一个资产管理的人,怎么管好别人的钱

巴菲特:管理其他人的钱的前提是必须自己已有了一些工具,而且你可以真正地使被你管理钱的人跟你有一样的心态,你才能够去管理他的钱,否则他们对你会砸石头的。

不会让伯克希尔做杠杆化

巴菲特:我们不会让伯克希尔做杠杆化,如果我们去做的话,我们会赚得更多。但是我和查理看到一些很聪明的人做杠杆化把生意做砸了。这些非常聪明的人,用自己的钱,然后有很多年的经验,结果最后却一败涂地。

收购卡夫亨氏出价太高

巴菲特承认,伯克希尔在卡夫与亨氏合并之前持有近一半的亨氏股份,那部分投资并不贵,但当时花近50亿美元持股卡夫“付出价格过高了”,尽管卡夫亨氏整体的盈利能力和近70亿美元的有形资产都是不错的。

为什么继续投资卡夫亨氏

卡夫亨氏其实赚的钱非常可观,六七年前他们也是赚钱的公司,但这些产品也都被很多家庭或是商业上使用。当然一些趋势全部都是在进行改变,并不是常常会有一样的趋势的改变。 讲到今天能赚的利润跟它的价格,有时是非常困难的,也许今天的价格已被分配到消费者的身上了,所有的食品公司都是如此。

买亚马逊也是价值投资?

巴菲特表示,在上个季度伯克希尔购买了亚马逊的股票,这并不代表伯克希尔的价值投资理念有所改变。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例如是否是投资者理解的业务、未来的发展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有形资产/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

芒格补充称,他与巴菲特都不是最有灵活性的人,之前他和巴菲特没有更好地识别并投资谷歌,已经很遗憾。他说,也许投资苹果是为了弥补他们错过的其他一些投资,也不介意投资亚马逊,

希望苹果股价下跌 能多买点

巴菲特表示,很满意苹果是伯克希尔的最大科技股持仓,但不好的一点是苹果股价太贵了,希望更便宜一点就能买到更多。支持苹果的股票回购计划,可以增加伯克希尔的持股价值。

芒格补充道,他的家人最喜欢苹果设备,最后一个放弃的东西才是苹果。借此来说明苹果是很受欢迎的消费者品牌,也是伯克希尔认为值得的投资。

是否该多投资领先的科技平台公司

有投资者提问,目前很多全球领先的公司都是科技公司,如亚马逊、谷歌、Facebook,以及中国的阿里和腾讯,这些企业都有宽广的护城河,伯克希尔是否应该多投资一点领先的科技平台公司?

巴菲特称,我们喜欢护城河,如果科技公司确实能建立护城河,会非常有价值。但伯克希尔的投资原则没有变化,我和芒格不会冒然进入一个新领域,我们可能会雇佣10个完全专注于新领域的人来投资。芒格则表示,我的答案是“也许吧”!

伯克希尔投资5G方向是什么?

来自中国上海的投资者发问称,伯克希尔在5G时代的投资方向是什么?

巴菲特表示,我们的一些子公司将进行开发,5G或全世界在发展的任何科技方面的行业投资,公共事业、液化天然气、铁路等都包括在内。芒格则表示,对5G没有很大的了解,但对中国有所了解。

玩比特币的人不会赚很多钱

此外,巴菲特在现场再度谈及比特币。他表示,“这就是一种赌博工具,其中有很多欺诈现象。”做比特币的人都是数学上不怎么灵光的,他们绝对不会赚太多的钱

对于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巴菲特并不否定,“区块链的技术很广阔,但不一定需要比特币,富国银行之前就推出了加密货币。伯克希尔只会间接参与区块链,但不会成为其中的领导者。”

该及时行乐还是该储蓄?

大会上,巴菲特和芒格还回答了多位十岁左右孩子的问题。其中,一位13岁的小股东向巴菲特请教,如何培养一种延迟满足的技能。

巴菲特表示,所谓延迟满足不是说不提倡去做,他一直相信,储蓄还是有很大力量的。但他认为开心和财富不成正比,不觉得很多富人因为有了很多钱就开心。如果你存了50万、100万美元还不开心,你存了500万或者1亿美元也不会开心。

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

巴菲特: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在没有中国新的扩大开放政策时,我们就已经在接触中国了。伯克希尔已经在中国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做足够,未来15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的部署。

芒格:整体来说局势在好转,中美两国相处融洽很重要,如果不能相处融洽其实很愚蠢。

不担忧自动化对人力工作的侵蚀

巴菲特表示,如果对一个200年前的人说,有90%的农业岗位将被消灭,对方会觉得糟糕透顶。但是时代总会变化,企业想尽办法提高效率,可能用自动化来取代人工,但美国的经济制度总能找到机会来雇佣更多人。巴菲特认为,这个系统过去运行良好,以后也会继续下去。

不介意政府监管银行与保险业

有人问道,政客才是真正主管银行的,而不是银行的管理者们。

对此芒格称,有这种情况,但不多。巴菲特称,自从伯克希尔进入保险业以来,这个行业就一直受到监管,这是个好事。保险业是先把钱交给别人,然后别人对未来做出承诺,银行业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形下,不介意监管的存在。

会不会收购国外公司

被问到“你们海外市场投资会不会对你们未来发展有更多好处”时,巴菲特说道,当时很多人建议我要买国外公司,我当时也访问了这一家公司。如果我们真的了解这个业务,这个行业,也对运行和经营这一业务的人没有问题的话也许我们会去做。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做这一种小收购。钱不是问题。杠杆化,然后卖掉。赚很多钱,成功赚更多,失败也可以捞一笔,这不是我们运用的公式,我们收购不是遵从这样的宗旨。

为什么不把伯克希尔多余的钱拿来投指数基金?

巴菲特:如果我们在2006~2007年做这类事情,那么就不会在2008~2009年有大动作了。都投资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场的冲击,变得不够灵活。这在未来可能也是适用的。芒格称,对于持有大量现金这点,我们做的显得更保守,这样做是合适的。伯克希尔不会犯哈佛基金那样的错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投资。

伯克希尔未来表现与SP500的对比

巴菲特称并不知道是否可以超越标普500。只知道会把股东的钱和自己的钱同等对待,会把自己的财富和伯克希尔业务绑定,对于任何可能会大幅损害价值的事情都会警惕。如果伯克希尔单独持有股票,那么表现会不如SP500,因为两者面临的税收不同。

为何两位投资经理无法跑赢标普大盘

有人向伯克希尔的投资经理Todd和Ted发问,问为什么他们的业绩不如标普500大盘?

巴菲特拒绝将麦克风交给这两位投资经理来回答。他表示,截至3月31日,两位投资经理,一个人的业绩略微超过标普500,一个落后于标普500。他们每人负责13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他们比自己做的更好。巴菲特还对这两位投资经理赞赏,说他们为公司在做其他项目。比如,Todd负责伯克希尔与摩根大通和亚马逊的项目,以降低医疗保健成本。Ted负责伯克希尔在Home Capital Group上的投资。

对英国和欧洲的看法

巴菲特:过去在欧洲做的交易太少。不管退欧结果如何,希望在欧洲做成交易。

伯克希尔大量现金怎么用

巴菲特:伯克希尔的确有大量现金,做小型收购是可以的,我们有这样的能力。但我们收购一家大公司需要长期的考察,三五年时间太短。未来伯克希尔会将现金大量用于慈善事业,我们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我自己已经将很多个人资产用于慈善事业。

每几年都会写一份遗嘱

巴菲特:我自己有很大一部分个人资产去做捐赠,在死后也会继续把这样的志向保持下去。我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这方面的信心也是非常强,我们有正确的人选来继承我的衣钵。我每几年都会写一份遗嘱,而且遗嘱的内容是差不多的。

谁是最大敌手?

巴菲特:从我的观点来看,在中间业务中进行投资也有很多的竞争对手能吸引我们的投资意愿。我们还是能够一枝独秀打败许多的竞争者。

是否担心特斯拉进军车险业务?

巴菲特:对于保险业务来说,更担心之前提到的最大竞争对手Progressive公司,而不是任何其他的车险公司。现在用远程信息处理越来越普遍,数据很重要,汽车公司在这方面不会影响到保险业,但网购车会是竞争对手。新车保险毛利率6%,已经没有太多盈利空间。特斯拉等企业的进军会是对手,但不会摧毁整个汽车经销商的业务。不是颠覆性的威胁,但的确会形成威胁。

与芒格如何解决冲突?

有人好奇巴菲特和芒格如何解决冲突。

对此,巴菲特笑着说:“芒格先生跟我,也许大家不相信,六十多年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争执,当然我们有不同意某些议题,但绝对不会争执。出去定义争执是什么,可能情绪上面或者生气等等。这种我们两之间不会发生。因为查理比我更聪明,他觉得某些事情生气情绪波动等不需要花费时间。”

芒格也对大家说道:“我们相处很愉快。我们不管怎么做都可以和平相处。”

扫描下方二维码

回看2019巴菲特股东大会

相关文章